对我而言,观察是从立秋这天开始的。天空打了个盹儿似的,突然睁开了蓝澈的眼睛,深远深邃宁静。树叶翻了个身,翠绿的一面呈现出来。尽管伏天的溽热在中午袭来,转过墙角的风还是凉爽了。

   秋天是一节节爬上来的:丝瓜爬上房顶,黄花落了,结下第一只嫩生生的丝瓜;牵牛花爬满栅栏,开出一朵朵紫色、粉红、淡蓝色的花;北瓜、南瓜、葫芦,开满姹紫嫣红的花朵,在地上、瓜架上,黄的、青的、红的各种瓜一天天长大,沉甸甸的,犹如秋天逐渐沉实起来。

   秋天是从草根上升起来的:蛐蛐在草根边上纵情歌唱,萤火虫从草根里飞出来,像划过夜空的流星。待到清晨,草叶上一滴滴晶莹剔透的露珠,似乎是萤火虫熠熠闪烁。

   秋天是从那一声声的知了叫声里开始的:在柳林和杨树上,在所有的树林里,知了的叫声此起彼伏,穿透了季节的所有时空。那种浩浩荡荡的阵势,覆盖住了一切。当知了明了了一切,万物却淡然冷静,不为世间的嘈杂左右。

   “七月八月看巧云”。夏日里气势汹汹、排山倒海的乌云,一经秋天,变得悠闲优雅,犹如绅士气度非凡,让人心神安怡。走在蓝天白云下,看看树叶由单薄的绿色变成翠绿,感到了人和季节的成熟。

   小溪里的水逐渐断流,那种哗哗流淌的声音也许是一夜间停下来的。潭水却沉静下来,映照着天光树影,飞鸟如在仙境里飞翔;即使微风闪动树叶,秋水也波澜不惊,那是一种经历了沧桑和万事后的镇定自若。

   山也葱郁和斑斓起来。黄栌、酸枣树、柿子树、枫树、黄杨树、松树,还有高低不同的丛树林,杂花杂草,逐渐从同一性分离出来,各自表现出自己的个性。不同的个性达到了层林尽染的丰富。

   你静静坐在一块石头上,静静观察山的每一处和它的轮廓,以及衬在远处的蓝天白云,从山岩上流下的瀑布,一两户炊烟袅袅的人家,寺庙的塔尖,断断续续的山路,偶尔传来的钟声……

   “青山不墨千秋画,绿水无弦万古琴。”恍如此刻才理解中国山水画中“山水”的涵义。

   站在山顶,神清气爽,再远处也能尽收眼底。站得越高,你感到的不是大地的渺小,而是博大。此刻,发现你自己原来是多么微不足道,连你眼界里的地方你还没有涉足,还有许多地方需要你去征服。似乎也产生一种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”的感慨。不过,秋意笼罩的大地美不胜收,给了你诱惑和信心。

   秋天令你豁然开朗,你心胸宽阔了,虚怀若谷,容得下天下风情万物。

   (来源:检察日报 郭宗忠)